居民楼“空降”腐乳瓶 楼下业主被|葫芦岛一高中家长汇

作者:湖北诺贝特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nbt158.com未知  发布时间:2015-08-08 17:58:31
居民楼“空降”腐乳瓶 楼下业主被划3厘米伤口

(图1)

●高空抛物物品

腐乳瓶

●高空抛物地点

宝山区和欣国际花园

●口述人

刘伟(化名),身高一米九,一头长发,扎着个小辫,耳朵以下剃成了板寸,穿着一件T恤,一副“潮男”的打扮。说起自己遇到的高空抛物的经历,这个“潮男”突然变得一筹莫展。今年3月,他带着两岁的儿子在一楼的花园里玩耍,当时儿子正坐在他腿上,突然“砰”一声巨响,楼上扔下来一个腐乳瓶,瓶子的碎片和腐乳酱溅得到处都是,碎片还划破了他的手臂,儿子当时吓得哭了半个小时。

“幸好没伤到孩子,不然这后果谁来负,谁负得起。”刘伟为了抓住抛物的真凶,专门买了一个“无人机”,打算用来抓拍抛物者。在他看来,治高空抛物,就应该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标准来量刑。

加载中...

冲楼上大吼后我报了警

我们一家三口人,住在宝山区和欣国际花园,我们这幢房子因为是精装修的,应该也算是很不错的小区,小区绿树成荫,还有小桥流水。

去年11月,我们一家人正式搬到这里。

当初特地选了一楼,因为一楼除了有地下室之外,还有南北两个花园,其中南侧花园呈横向的“L”形,顺着花园,一直可以通到我们家厨房的窗台。

在花园里,我摆了一个摇椅,下班后坐坐摇椅,赏赏花、看看龟,还是很放松的。

但是,这种惬意的日子没过多久,噩梦就开始了。

印象最深的是今年3月,那天阳光明媚,下午两点半左右,我脱了外套,只穿了一件短袖,抱着两岁的儿子坐在花园里的摇椅上晒太阳。当时,儿子就坐我腿上,我拉着他的小手在做运动,刚玩了几分钟,就听见“砰”一声巨响,一堆垃圾溅得到处都是,我整个人瞬间愣住了,就像木头人一样,脑子一片空白。

过了两三秒,我转过头,发现左边厨房窗台前的花园地上、外墙上,还有墙上的煤气总管道上都是红色的腐乳渣,还有一些生活垃圾。我再低头一看,发现自己黑色短袖上也是星星点点,沾着一小坨一小坨的腐乳。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是楼上丢下来的垃圾。我一下子怒火中烧,正想发火,却发现儿子异常安静,像是惊吓到了。

“宝宝,怎么啦?有没有受伤?哪里疼?怎么不说话啊?”我一边连珠炮一样地问儿子,一边从头一直检查到小腿,好在儿子没有受伤。

没想到,大概过了半分,儿子终于缓过神来,开始嚎啕大哭,一直哭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我一直紧紧地抱着他,让他靠在我的肩头,右手不停抚摸着他的头,告诉他不用怕。

半小时过去了,儿子总算不哭了。我决定再去花园看看,刚走到门口,两岁的儿子跌跌撞撞跑过来,一把抱住我的小腿说:“爸爸,不去,爸爸,怕怕。”

当时,听到儿子这样说,我鼻子有点发酸,心想连两岁孩子都知道高空抛物的危害,怎么抛物的成年人却不明白呢。

安抚完儿子后,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休息,这才感觉到左手臂有点痛,低头一看,发现小臂上被拉了一道血口子,大概有3厘米长,正在流血。原来,我的手臂被飞溅的腐乳瓶玻璃碎片划破了。

这时,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冲到花园里,冲着楼上大吼:“楼上谁扔的垃圾,连玻璃瓶都往下扔,伤到人了知不知道!”

我吼了几声,楼上没有任何人回应,也没有人探头张望。我越想越气,就报了警,物业、居委会后来都赶了过来,开始调查。

那天,居委会主任、书记有对每层楼的住户敲门寻访。结果,大家都能想得到,没有人会承认是自己扔的东西。

烟头纸巾果皮都曾扔下

隔壁邻居遭大便“轰炸”

实际上,在这个腐乳瓶扔下来之前,我们家的花园里还扔下来过烟头、用过的纸巾、吃剩的果皮等等。对于这些东西,我也就忍了,大不了每天打扫干净就行了,但扔下来腐乳瓶太过分了。

因为扔腐乳瓶的事情惊动了警方和居委,我才听隔壁邻居说,早在我们家入住前,这栋楼就一直有人高空抛物,隔壁邻居李先生也是受害者,而且抛到他们家的东西竟然是大便,平均两三天就会扔一次。

李先生告诉我,在他家的厕所窗台外,他经常会被臭哄哄的味道熏到。在一次清扫时,他发现在一包垃圾里面,竟然有一坨大便!

李先生特别气愤,但又不好意思上楼去问,毕竟大家都是邻居,逢人就问”是不是你扔的大便”也不礼貌,而且也不会有人承认。

根据李先生统计,基本两三天就会扔一次,一般都是在早上5点或是晚上10点左右,从落地的声响判断,应该是在六楼以上。

这事困扰了李先生很长一段时间,他每次去清,都觉得很恶心。

我到现在都想不通,本来楼里有电梯,扔个垃圾也不费什么劲,怎么会有素质那么低的人呢?再说了,花那么多钱买到这里,不就图个好的居住环境吗,这样扔垃圾究竟图什么呢?

除晒衣服外不入花园

再伤人我要揪出黑手

听了邻居的控诉后,我才意识到,呆在花园里坐坐摇椅、赏赏花,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奢望,因为这不但可能遭受大便的袭击,还要冒着被腐乳瓶袭击的生命危险。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花园就成了摆设,我们一家人除了晒衣服,都不敢踏进花园半步,谁也不知道会突然扔下什么东西来。

但一想到,自己家的花园,被高空抛物搅得不能进,我就觉得很崩溃。后来,我一生气,买了一台无人机,打算利用这个来抓拍那个抛东西的真凶,但考虑到这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的隐私,也就一直没有用。

但是,楼上抛东西的行为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直到现在外墙的煤气总管上还挂着一包用白色塑胶袋装着的垃圾,因为太高,我一直没法取下来。

自家的花园却不能进,这算什么回事。考虑再三,我决定在花园厨房的窗台前划出两平方米,用一块一米高的木板挡着,算是“投射区”,专供楼上抛垃圾。如果还不行的话,我打算再去买个那种大的、一米高的绿色垃圾桶,专门给他们扔,大不了每天帮他们倒,只希望他们扔得准点,垃圾袋的袋口扎得紧一些。

当然,如果再发生上次扔腐乳瓶类似的事情,我肯定不干了,宁愿违法也要把这个人揪出来。因为这已经不是道德层面的事情了,这已经涉嫌危害公共安全了。

[相关新闻]

治理高空抛物或

应学醉驾入刑

因为楼上扔下来的腐乳瓶,险些砸中自己两岁的儿子,刘伟对于高空抛物的态度坚决而鲜明:治理高空抛物应该像醉驾入刑一样,通过立法形成震慑,“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那些不顾他人生命安全的高空抛物者追责。

从概率上讲,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高空抛物的受害者。而科学常识告诉我们,只要楼层够高,一个鸡蛋、一块瓜皮都可能要了人的性命。

2014年11月20日,武汉汉阳世纪龙城小区,一名出生仅44天的女婴被楼上一块鸡蛋大小的水泥砸中头部后受伤昏迷,最终造成左手和左脚偏瘫,脑部还出现了萎缩。

很显然,不管高空抛物者是有意还是无意,客观上都可能会对人的生命造成侵害。

正是基于此,刘伟的观点得到了不少律师在内的法律人士的认同:高空抛物者从楼上抛下的物品,危及的是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确实具备这一罪名的构成要件。

有了醉驾入刑的示范效应,高空抛物入刑的效果确实值得期待。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关注腾讯大申网!

欢迎关注腾讯大申微信(微信号:dashenw)



上一篇:微软为扭转手机衰落,准备的卖点是一|回家的诱惑朱佳
下一篇:《极致百老汇2015》9月经典重现|枝江一中校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