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蓝领收入超大学生,为什么网约配送员最受欢
本文摘要:双十一期间,当无数消费者沉浸于买买买的狂欢中,一则“蓝领月薪高过大学生”的话题引发热议,平添了些焦虑。下半年经济回暖,制造工厂订单激增,以传统蓝领为主的制造业

双十一期间,当无数消费者沉浸于买买买的狂欢中,一则“蓝领月薪高过大学生”的话题引发热议,平添了些焦虑。下半年经济回暖,制造工厂订单激增,以传统蓝领为主的制造业用工飞速走俏,不少岗位月薪超越一万。

无独有偶,不久前DCCI通过研究新蓝领人群的就业环境、就业需要、特点等,也发布了一份《新蓝领就业与生活情况研究报告(2020)》,报告指出,分别有38.3%、42.8%、40.3%的快递员、网约车司机、网约配送员,平均月收入超越9千元。这同样高于2020届大学毕业生首份工作起薪。

传统蓝领就业优于大学生的原因在于稀缺性,而新蓝领则在于行业需要,外卖、网约车等网络新兴模式变革了用户的生活方法,也催生出大规模的新用工群体。

特别是疫情过后,网约配送员成为大多数人的就业最佳选择。

哪个是新蓝领群体的领头羊?

今年年初,疫情的爆发曾给蓝领群体带来致命打击,制造业迟迟不可以复工,人群聚集的服务场合也不开放,养家糊口的重任被人心急如焚。伴随疫情缓解,人口流动恢复,蓝领们才得以“重获新生”。

但这场疫情也在改变着蓝领群体的就业考量,钱多、离家近、自由度高等原因渐渐被看重,而常见线上化的趋势恰恰扩大了新蓝领的用工需要,这驱使他们重新作出选择。

蓝领们离开传统蓝领岗位主如果因为收入不足或更好的岗位选择,第二是工作时间较长或不自由,而选择新蓝领职业的核心原因就是收入更高、门槛低和时间自由度高。譬如在收入上,新蓝领9000元以上月薪人群的占比为39.8%,远高于传统蓝领的10.1%。

而报告数据显示,在新蓝领群体中,网约配送员愈加受青睐。

近几年来,快递员流失的状况越创造显。7月21日,人社部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全国招聘求职100个短缺职业排名》中,快递员排行榜位列第2。一位工作已有近4年的快递员表示,刚工作的时候,他所在的站点足足有五六百人,现在8人宿舍来来去去换了3批人,只剩下他自己。

不少快递员目前转做了外卖员,由于自从派件费越降越低,还新增了包仓费,快递员要想维持原来的收入,就不能不每月多送2000多件快递,工作强度大大增强。相反,外卖员配送物品体积小,重量轻,且配送距离也比快递短,在工资持平的状况下,非常自然会选择外卖员。

在新京报智库日前公布的一份关于外卖骑手的职业调查报告中,外卖骑手的工作认可度方面,选择认可和比较认可的外卖骑手占比达到50.1%,仅有11.67%的外卖骑手选择不认可。

这也侧面显示出外卖骑手对自己工作的认同。

“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打工人

近期一段时间,“打工人”梗在互联网爆火,无论你是在工地搬砖,还是坐在办公室“996”

亦或是公司高层,只须上头有领导,都自称“打工人”。“打工可能会少活十年,不打工你一天也活不下去”,这是所有“打工人”的一同写照。

打工人的自嘲像一种黑色幽默,是青年对当下生活重担的调侃,透露出大部分人对高压环境的不满,这也使得他们极度向往自由的生活,其中包括时间自由。

对于固定在生产线或其它工作岗位,动辄连续工作十多小时的传统蓝领来讲,时间自由原本是最不可能达成的,但新蓝领的出现则改变了这种近况,这也是为何不少传统蓝领流入新蓝领群体是什么原因。而在快递员、网约车司机、网约配送员中,网约配送员的自由度最高。

新京报的骑手调查报告指出,依据调查,工作时间自由最让外卖骑手认可,占比最高达到63.58%;第二为收入稳定、收入高,占比为40.25%。而且在《新蓝领就业与生活情况研究报告》中,从时间自由度来看,在择业时,有44.3%因时间自由度高而选择网约配送员的职业,在辞职时,超越4成的快递员因时间不自由而辞职。

家住安徽小县城的郑女性从2018年起成了一名外卖骑手,以前她曾去过杭州等多地打工,为了便捷照顾家庭,才选择回到家乡。但服饰厂、酒店、加油站等地方的工作,大多工资低,也不着家,她抱着尝试一下的态度去做了外卖骑手,一干就到了目前。

这份工作最让郑女性认可的,是她得以照顾小孩。趁不如何忙的时候,她能抽空回家为小孩做点饭,然后放在锅里保温,让小孩回家就可以吃上热饭。

外卖骑手实质配送时段主要集中在早、中、晚的订餐高峰期,其余时间可以调整休息,这也为灵活用工创造了机会,不少工厂工人、厨师、员工、保安都选择兼职外卖骑手。一位餐馆的员工称,疫情期间餐馆业务遭到非常大影响,兼职了骑手,平均每月多赚2000多。

值得一提的是,相对自由的时间也让年青的骑手们有机会考虑将来,《新蓝领就业与生活情况研究报告》提及,有超越1/5的新蓝领或计划积累资本创业,或在新范围进步,或在通过副业增加收入。他们都在为更好的生活奋斗,这和骑手职业化的道路也不谋而合。

责任心和上进心是永远的动力

外卖骑手或快递员为不少漂泊异乡的人提供了一份可以暂时立足的工作,伴随时间越干越长,这份工作正转变为养家糊口的依靠。

新京报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外卖骑手的家庭状况上,超六成的外卖骑手已经成家立业,结婚有一孩占比达到29.54%,结婚有两孩及以上占比为18.83%,结婚未育占比为11.95%。《新蓝领就业与生活情况研究报告》又指出,75.1%的新蓝领人群的收入在家庭总收入中占比超越40%,46.4%的新蓝领人群的收入在家庭总收入中占比超越60%。

这说明外卖骑手工作帮非常大一部分人扛起了家庭的重任,也由于可以在当地生活和工作,让不少当地劳动力免受外出打工之苦。

在扛起家庭重任的同时,骑手们也都在努力工作,而配送时间成为他们较为关注的问题,据新京报骑手调查报告数据显示,70.27%的外卖骑手觉得企业出餐速度是影响配送时间的主要原因,占比最高。

外卖骑手的职业化是整个行业健康、良性进步的势必,伴随平台为外卖骑手设计出愈加健全的成长路径,将来这份工作也将会遭到愈加多人认同。

城市化进步及网络经济的革新持续深入大众生活,3300万的新蓝领群体逐步形成。他们忙碌于城市的各个角落,连接起网络便利的服务和庞大的用户需要,让更多的人享受网络带来的年代进步。而在危难之际,又承担起城市正常运转的重任。

他们不是在存活,而是在生活,这种生活与普罗大家的生活又紧密联系在一块。新蓝领对于中国经济有哪些用途,正在逐步放大,他们不止是城市里的打工人,更是强大的新经济驱动者。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