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毕业生“慢就业”的那些傲慢与偏见

时间:2021-08-13 13:17编辑:未知

火热的毕业求职季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有不少毕业生已经找到心仪的工作,但仍有不少毕业生还处于“待机”状况,今年以“95后”为代表的毕业生近一成选择“慢就业”,引发社会的考虑,为何愈加多的毕业生选择“慢就业”?社会上又是如何看待“慢就业”的?

毕业人数今年增30万:找工作不难,难的是找到好工作

来自中央财经大学的2017届毕业生黄晓倩花了3个月最后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回忆起我们的求职经历,黄晓倩说:“刚毕业的‘求职黄金季’角逐非常激烈,对好的职位大伙都蜂拥而上。”

“对于毕业生来讲,找到一份工作并不算难,难的是找到好工作。”黄晓倩说。最后,她选择回到家乡成都就业,也是由于考虑到北京存活重压大,就业重压大,家乡成都近期几年进步很好,对于青年来讲非常有吸引力。

像黄晓倩如此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在求职过程中面临激烈的职场角逐已经司空见惯。据教育部数据预估,2017年,全国一般高校有795万人毕业,比去年增加约30万人。国内已连续三年达成毕业生、就业创业人数“双增长”。

投入职场的毕业生不但面临申请职位时的角逐,毕业之后选择创业的毕业生也面临着不小的重压和风险。由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毕业半年后自主创业的2013届本科毕业生三年后的今天有46.2%继续自主创业,毕业半年后自主创业的2013届高职高专毕业生中有46.8%的人三年后还在继续自主创业。三年内有超越一半创业人士退出,对于毕业生来讲,创业的风险也不容小视。

面对这样角逐,有一群人则“逆流而上”,他们选择不就业也不求学,让我们的职业生涯暂时处于“待机”状况。一项针对2016届大学毕业生的调查显示,处于“未就业”状况的本科毕业生中,有1.6%选择“不求学不求职”,处于“未就业”状况的高职高专毕业生,也有3.1%选择成为“待机族”。

拒绝“啃老”“颓废”:“慢就业”折射多样化就业心态

从当前情况看来,“慢就业”正在青年中成为一种趋势。导致这种趋势是什么原因,是社会进步、人均收入的不断提升,部分家庭的爸爸妈妈选择不给小孩施加就业重压,社会上“毕业立刻就业”的观念也在渐渐改变。这给“慢就业”提供了土壤。

西安文理学院教授魏奇也是一名“九零后”大学生的家长。他觉得,“慢就业”不等同于“啃老”“颓废”,而是表达了目前青年愈加理性选择职业、渴望全方位知道社会的意愿。“年青一代毕业生中的不少人已经不再把毕业赚钱作为我们的‘终极目的’,他们的见地愈加长远,选择借助毕业后的几个月到一年广泛地接触社会。他们对社会的考虑和生活的规划都愈加明确。”魏奇说。

浙江理工大学讲师闫肃告诉记者,青年之所以给社会导致“慢就业”的印象,是由于不少在老一辈人眼里算不上“正式”的工作,事实上却为青年就业提供了新途径。开淘宝门店、做代购、当网红主播……如此没固定收入的职位,正在遭到愈加多青年的喜爱。这部分工作可以让一些学生自力更生,但给人导致的主观印象就是学生没就业。

“创业大潮兴起,不少学生从念书时就开始凭着着我们的一技之长在互联网上拓展个人业务、接单子,譬如商业插画师、私人摄影师等很独立又自由的职业,一些学生可以以此为生,所以毕业后并不急于去找一份固定的工作。”闫肃说,“自由职业的特点很符合一些‘九零后’大学生的性格特点特点和主观喜好,自由,没固定的工作时间和办公地址,灵活性特别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表示,“慢就业”大多适用于家庭比较富裕的学生,他们没什么家庭负担,期望可以尝试更多可能性,拥有更丰富的阅历。但王磊也表示,“慢就业”不适合时间过长。未经选择地去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可能为我们的简历带来“反成效”。

河南科技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张永生说,自己所教的学生中间,这种“慢就业”的趋势正在扩大。“影响就业决策的原因中,薪资水平、进步机会、个人追求、职业规划对于目前的毕业生来讲同等要紧,需要小心考虑和判断。社会环境可以包容部分学生‘不着急上班’的行为,是社会进步和包容度提升的表现。”

王志芳几年前创建了我们的创业公司“暖物志”。概要我们的职业经历,她也觉得“慢就业”是社会进步的体现。“海外学生毕业之后都会有‘间隔年’的习惯,花时间旅游、投入社区工作、实习,也是明确自己将来方向的过程。”

“我曾在大公司工作多年,又出来创业,这段经历让我感觉,大学生活与社会生活其实差距非常大,职场生活和我们的预期也有巨大反差。这时没一个‘缓冲期’去认真考虑与剖析我们的职业规划,就会带来职业进步不符合预期的‘落差感’。”王志芳说,“在学校时,其实有时候,我并不知晓自己以后要干什么,当年的决定完全是‘随大流’的选择。假如从刚开始有几个月时间考虑,我觉得会更好。”

定位偏差、专业脱节、上当被骗:被动“慢就业”存多重隐忧

记者采访发现,高校毕业生选择“慢就业”是什么原因多种多样。除去期望自己能有至少数个月时间充实自己、规划将来以外,还有部分毕业生因为计划在将来参加公务员考试、出国念书而暂缓就业。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一部分毕业生的“慢就业”行为则是“不能已而为之”。

今年,闫肃参与了学校部分大学生就业和档案派遣工作,他发现,有人暂缓就业或者选择不就业,是由于参加公务员考试或出国深造的需要。“但也有不少同学没办法就业,是由于对就业困难预判不足,或对自己职业定位有偏差导致的。”

导致部分学生暂缓就业的还有专业之间的“冷热不均”。《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就全国总体而言,以本科毕业生为例,软件工程、互联网工程、通信工程已经连续三年成为广受招聘市场欢迎的专业,而音乐表演、美术学等专业则同样连续三年成为“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酬和就业认可度综合较低”的“红牌专业”。

“‘慢就业’的背后大家应该看到的问题是,有的专业设置和现在的职场需要不匹配,很多专业设置陈旧,不利于毕业生的长期进步。”魏奇说,“除去社会对‘慢就业’需要更多宽容,很多学校应该准时评估专业、更新教学内容、看重专业技术培养和能力塑造,降低被动的‘慢就业’发生。”

还有部分高校毕业生由于被互联网不真实信息蒙蔽、做出错误求职选择而被迫“慢就业”。记者采访发现,国内招聘市场乱象丛生,有部分学生反映,很多的诈骗公司在网站、手机应用软件上招聘应届毕业生。大学生的社会经验较少,立刻得到工作的心情急迫,很容易由于上当被骗而延缓就业进程。

“慢就业”的隐忧不只体目前以上几个方面,长期的“慢就业”还可能培养求职惰性。生活在浙江的吴悠称自己是最早的一批“九零后”,在她眼里,“慢就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我毕业的时候已经开始出现这种现象。”吴悠说,“但不着急就业不应该等同于不就业。”

当“九零后”甚至是“95后”高校毕业生成为求职季的主力军时,如此的“慢就业”定义正在渐渐被同意和实践,“慢就业”成为一种新的“冷考虑”。然而,在部分被动“慢就业”的高校毕业生中,对自己职业定位有偏差、所学专业与职场需要不匹配、被互联网不真实信息蒙蔽而做出错误求职选择等多重隐忧也不容忽略。

本文标签:

上一篇:求职面试的讲究包含哪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