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每一次潮升潮平,都会是最初与最后的感动
本文摘要:大自然的景色是巧夺天工,静静的观赏,惬意无边。 清晨,静迎朝霞,来到田间,吸吻那泥土的芳香,满地果实的金黄充填双眼。晶莹露珠倚赖植物顶端,颗颗的透亮。 踏碎与步履,湿

大自然的景色是巧夺天工,静静的观赏,惬意无边。

 

清晨,静迎朝霞,来到田间,吸吻那泥土的芳香,满地果实的金黄充填眼睛。

晶莹露珠倚赖植物顶端,颗颗的透亮。

 

踏碎与步履,湿润于脚面。

 

冬季,我喜欢静中看雪,看雪的静静飘落,无声无息的飞舞,满天满地的洁白。

 

冬季“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凉枝。”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无不写出了冬的寒冷,增添了冬的旖旎。

 

在那“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雪后,去踏雪,一串串的脚印里印下了欢心的音符。

 

人的生活是多姿多彩,静中享受生活,品味生活。

 

秋天,秋高气爽,是丰收的兑现。静中找到乐趣,静中找回纯真。

 

不敢细数岁月,由于转眼间,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变成不惑的中年,青丝已悄悄变银发。

 

皱纹也不经意间布满脸,每个皱纹里有一个故事。

 

每个故事里透着一份沧桑。

 

每一份沧桑里包含着一颗怀旧的心。

 

每一颗怀旧的心里都有一份愿望:那就是让这份友情地久天长!

 

静听一曲动听的歌,悠扬的旋律静静的流淌着,冲刷掉过往的心累,悸动的心会随之翩翩起舞。

 

所以我更喜欢暴雨过后的静,那时的天空是深邃的静。

 

一尘不染的静,是汹涌澎湃过后宁静,倾盆而泻的雨,一道闪电,一声令下。

 

怒视万物的冲洗,刷掉自己的疲惫,刷去人间悔污,刷清世间丑恶。

 

留下了漂亮的彩虹抛向天空。

 

静留在湿湿的空气里,想给自己染上七彩的翅膀去飞的心都有。

 

岁月留痕,恍若青玉般湖面的一缕浮纹,由于走过,所以有过。

 

向前看,不过是浮生若梦。

 

但身后,岁月如清莲的开落,惹过了笑,也拂过了伤。

 

四十多个年岁,年年是回味,岁岁是喜悲。

 

我艳羡那巍峨的山,直耸云端。我喜欢静中观山,遥望山的巍峨、壮阔、险峻、陡峭。

 

看那生在山间不是云雾缭绕。聆听山的灵气,感受大自然的美妙。

 

我倾慕那浩瀚的海,容纳百川;

 

我曾梦想登临山之巅,一览天下小。我愿自己是海底的珊瑚,为你盘根错节,为你色彩斑斓。

 

舒袖长舞,我如醉如痴;引吭高歌,我极尽缠绵。我曾向往潜没海之底,放眼心胸宽。

 

我愿自己是一株山顶的雪莲,为你舞动腰肢,为你绽放笑颜。

 

流星,是夜的痕迹,划出了闪闪光影;

 

落红,是花的痕迹,零落了灼灼芳姿;雁影,是秋的痕迹,飞过了萧萧寒清。

 

天空留不下我的痕迹,但我确已飞过。

 

时光就似沙漏,岁月在指间流走,沙漏滴尽,还会有另一端,不过是另一种意义的永恒。

 

但时间没彼岸,没办法在倒立后所有重新再来。

 

我喜欢静静的看海,远看海浪的惊涛拍岸,汹涌澎湃,看那无风三尺浪花分溅。

 

近视海水的潮起潮落,霞染粼光。

 

我喜欢夜里站在楼顶看城市的灯火的静。

 

当暮色爬上窗户的时候,喧嚣了一天的城市,暂时的安静,色彩斑斓的路灯大放异彩。

 

车水马龙的路上闪烁的汽车的双眼。

 

或许痕迹是蜗牛爬过的路,是柔嫩与坚强的磨擦;

 

是苍鹰划过的天,是雄心与广袤的容纳;

 

是足迹到过的泥泞,是摔倒与站立的坑洼。

 

大家有过的,梦过的,追过的,执著过的,放弃过的,都会是痕迹。

 

纸张拓不出它们的容颜,但岁月会拥着它们,守着它们。

 

直到大家掌握回首。

 

掌握怀念,也掌握珍惜。

 

岁月留痕,不是为了留住时间,只不过不能不记住自我。

 

正这样时斑驳古墙上的一个光斑,炫耀了,也便成为了彼时废墟的黯淡。

 

指间留不住的,会痛的,永恒的,也只有空闲罢了。

 

我喜欢静,特别喜欢静中赏析大千世界的奇有。

 

忙绿的日子,我也会偷来时间,给自己留下静的空隙去追寻轻藏的静。

 

逝去的即便是伤,也会是眷恋,也是感动。

 

由于所有只能向前走,永远过得也就永远的远了。

 

静是人的一种意境,在静中可以看到人的善良,看到人内在风韵释放的本性。

 

只有心静,人才静,才能走进静。

 

静可以去掉世间纷争,走出喧嚣的世俗,走进美好,静中探寻陶渊明的世外桃园。

 

春季里,一个人静静的走,走在山野,旷野的苍茫看那山花的烂漫的点点。

 

摘一把与手中,自然清香扑满鼻孔。

 

留连往返的陶醉于静溢出来的美妙,在静中静静的品味生活。

 

每到一处。(励志语录网:www.lz16.cn)

 

我都会去探寻单独和静相处的时空,一年四季希冀静的那份独有。

 

生活每一次潮升潮平,每一季花开花落,都会是刚开始与最后的感动。

 

或许真的只有当白色不再作为纯洁的颜色染上大家的鬓角时。

 

大家才会去感谢时间,感谢生活道路上那些深深浅浅,洒满欢笑与泪水的脚窝。

 

或许流星会黯淡,或许落红终化尘,或许雁影已成昨。

 

但它们一直是闪耀过,绽放过,漂亮过,有哪个能不承认它们曾来过呢?

 

就像伤痕,伤过了就是伤过了,痛过了就是痛过了,抹也抹不去了。

 

大地留不下我的痕迹,但我确已走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