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真正的职场人?谈谈大学教育的三个局限
本文摘要:最近借着简历课的机会,同不少年青的求职者有了接触,发现其中大部分人,身体在职场奔走,思想还是典型的大学生思维。学生党和职场人的差距体现在什么地方?哪些缘由致使的?
近期借着简历课的机会,同不少年青的求职者有了接触,发现其中大多数人,身体在职场奔走,思想还是典型的大学生思维。学生党和职场人的差距体目前哪儿?哪些原因导致的?吾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在上下而求索之后,还是把矛头对准了大学教育。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学生党和职业人,不是指你现在的状况是学生、还是在职;本文中这两个term用来界定一个人的思维方法、行为习惯依旧停留在校园里,还是真的身处职场内。
思维局限:拘泥于竞赛思维
上周帮一家公司进行应聘,两天后,一个同学在微信上问我:”哥,应聘结果出来了么?”
那天去应聘的人不算多,我给每一个人留了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让他们充分展示自我。
这个同学表现的挺很好:他的英语非常流利,自我介绍一看就是经过精心筹备,我们两个都是足球喜好者,所以大谈了一阵校园足球和中国足球。我对他印象挺好的。
不过,把应聘过的几个人根据录取意向排行榜,他排在正中间,是可上可下的那种。
获悉这个结果,他接着问我:“那我的表现有哪些失误么?”
”没,你表现的非常不错啊。“
“这就好,我还以为哪儿失误了呢。”
可是同学,最后确定被录取了的那位,表现真的不如你啊;成王败寇:应聘表现出色,却没被录取,缘由到底是什么?这不是更应该关注的问题么?
在象牙塔里的所有竞赛,无论是评比专项奖学金,还是遴选出国交换生,大致的思路是如此的:第一,你需要符合参选的条条框框,第二,你要通过书面考试,最后,在应聘中表现出色的那几个,基本上就能如愿以偿。
通常来讲,大学的竞赛规律都是“择优录取”,而职场的应聘法则却是”适者存活”,适,就是适合、匹配的意思。
因此,在大学的各项活动中,学生永远考虑的都是完美无缺的表现,甚至是表演;在求职应聘上,你需要做的是真实的表达自己。由于可靠的雇主,肯定不会去录用一个表现出色但的确不合适的人。
还记得不久前那篇文章【我就是如此预测将来】吗?
为何履历光鲜的应届毕业生David一年之内势必会离开大家公司?由于,一个年青的(他是本科生)、斯斯文文的、手握十几个offer的(心气势必非常高)应届毕业生,肯定做不好一家工厂(工厂不够cool,就算是该范围世界最早进的工厂之一)的生产管理工作,何况他将来还要管理十几个比他年长、生产资深的技术工人呢。
拘泥于竞赛思维,即使会让最棒的那个人屡屡崭露头角,但最后不见得能做出明智之选。这就是大学给予其服务对象(也就是学生)的第一个局限。
行为局限:没办法集中目的
简历课上有一个同学,上完课后一个星期,别的同学拿着改了5,6稿的简历,纷纷开始汇报演出了,她却一直没开始动手。我猜想她还有不少纠结没打开。
“我刚刚考完研,还在等结果;虽然我不喜欢目前这个专业,将来真的不想做这个,但考上了,还是必须要去上的;我的英语不可以,将来求职一定是弱项,我刚刚报了xx英语,花了一大笔钱,将来得每天去;5555,考研差了一点点,我又报了xxx专业资格认证,过了这个,将来工作就不需要愁啦!”
没错,这一周时间,她一直在忙乎这部分,哪有空闲、心情甚至动机来写简历呢?
大学里的资源相当丰富,除去学校提供的各类课程和图书馆、实验室,社会上各个范围的专业培训、认证,你不需迈出校园就能接触到;大学里的牛人层出不穷,学霸、面霸、巨无霸,无一不是样样精通,认证等身。于是每个正常的小孩都会产生幻觉,学校里时尚什么,就跟着追求什么,东一头西一头,最后收成寥寥。几年下来,牛人依旧还是那个牛人,你依旧还是那个你。
我有个大学同学,生平只爱技术和军事,其他一概不管不问不去考虑,固执到有点偏颇,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是工程师,到目前一直没换。十年后再见,他依旧单纯、可爱,而且过的无比快乐、舒服、自然和谐。某人对他的评价是”DB眼里的世界可能只有别的人的30%,但这30%占据了他生活的100%。”
而大家大部分人眼里见识到的100%的世界,有多少是自己可以真的掌控的呢?
过于丰富的资源和多样化的可能性,反而叫你没办法集中精力,最后局限了你的行为。这,就是大学教育带给学生的第二个局限。
效率局限:忽略投入产出
作为大学生,应该至少有一半人在学生会、社团干过;在简历里标榜自己也干过的人,就更多了。
普通人以为,参加学生会、社团活动,就是社会实践,好了解社会,为投身职场做筹备。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十几年前,兄弟我也曾在学生会混过,”组织参与大型文静活动”(是的,你们简历里通常都会这么写)。那个全校最著名的文静活动,由校团委主办,xxx学院承办,上到主席,下到干事,学生会所有成员都被”组织”起来,”参与”这项活动。
我分配到的任务,目前来看应该是一个美差,就是坐在后台的角落,替女同学照看换下来的衣服。
刚开始我还有点不大开心,当时我已经大二,”官至副部”,尼玛就给我整这么个活儿?
不过看看我那个身高中一年级米九任学生会副主席体育部长的好基友,我心里平衡多了:他是躲在后面拉幕的。
学校办活动,资金上可能有时会稍稍顾此失彼,但其他资源几乎是无限的,只须能达到成效,方法可以无所不需要其极。即使没观众,只须辅导员一声令下,一个年级的人就从宿舍立马赶过来了。
所以组织参与如此的活动越多,脑子里越没投入产出的定义。
这就致使不少雇主面对应届毕业生时,总是都无奈了。
你说这个活动需要报道和照相,他说那就请个专业记者和摄影师;你说大家的网站好久没人访问,他说那你应该找专攻seo优化的人来给竞价一下;你说大家近期如何招聘不上来人,他说你又没在几大知名招聘网站打广告那我有哪些方法。
老板怒了,那我掏钱雇你来是做什么来的?
这种眼高手低,拿资源不当回事儿的问题,就是来自于大学教育带给学生的第三个局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