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化,还要迈过几道坎?(体坛圆桌)

作者:湖北诺贝特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nbt158.com未知  发布时间:2018-08-21 15:05:47
职业化,还要迈过几道坎?(体坛圆桌) 对话人: 本报记者 范佳元 中职联篮球俱乐部(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 严晓明 肆客体育创始人 颜 强 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 马成全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 钟秉枢  中超联赛今年开了个好头,据统计,前3轮的场均观战球迷人数约为3.3万人,比上赛季同期多出近一万人,让人看到了深化足球改革的信心。篮球方面,辽宁和四川两家俱乐部近日为CBA(中国男篮职业联赛)总决赛期间的冲突事件道歉,尽管球迷还可以继续等待中国篮协的道歉,但对身陷种种问题的CBA来说,改革已是时不我待。中国篮协本月底将向CBA各家俱乐部通报管办分离方案,经过几年筹备,CBA改革再次启动。 改革成绩有哪些 范佳元:目前,足球、篮球等的职业化改革取得哪些成绩,深化职业体育改革的难点又在哪里? 钟秉枢:首先,多年来足球、篮球的职业联赛使得市场活力增加,介入联赛的市场主体多元化,既有以省市体育局为代表的政府介入,也有相关体育行业的介入、市场的介入等。第二,联赛的管理机构和体系基本构建起来了,比如说中超联赛的运行公司、CBA运行团队都已经构建起来,这为下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第三,职业运动员的体系构建起来了,尽管还没有形成完全的体系,但框架基本搭起来了。 马成全:中超联赛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无论是市场热度、竞赛水准、外援质量,还是球迷人数,都呈现出良好态势。中超联赛的吸引力越来越强,现在,要思考的问题是怎样抓住契机更上一层楼,提高国内球员的水平。现在中超联赛红火,但中国男足的水平却徘徊不前,这可以视为一对矛盾。 严晓明:在CBA的初始阶段,各俱乐部迅速完成了从专业队到职业俱乐部的转变,改革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初步显现。但是从2009年开始,不论是联赛改革还是中国篮球整体改革都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局面。一方面,CBA经营了20年,却没有形成任何联赛整体拥有的有形资产;另一方面,俱乐部整体亏损严重,据不完全统计,平均每个俱乐部累计亏损超过1.5亿元。与此同时,赛场乱象不断使得CBA品牌形象受损。目前,俱乐部各自为营,利益冲突不断,而且在联赛管理上几乎没有话语权。 管办分离咋实现 范佳元:如何理解管办分离?职业体育改革发展到今天,凝聚了各利益相关方的心血和努力,各方都应该得到尊重和公平对待,尤其在事关切身利益的问题上。目前,大家对改革的大方向拥有共识,但是在实现路径的选择上存在不可忽视的分歧,各方如何求同存异,形成“合力”? 严晓明:管办分离的内涵就是承认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改进职业联赛现行的决策机制,充分发挥俱乐部的市场主体作用。职业体育中,各俱乐部既有共同利益,同时也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和相互对立的利益诉求,这是不可避免的。现行的联赛管理体制下,这种竞争和对立不能得到有效的限制和控制,联赛各方的共同利益却被淡化了。建立俱乐部及篮协的利益共同体,不代表未来彼此之间没有竞争和对立,而是要通过建立制度和规则彰显共同利益,把竞争和对立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 颜强:所谓管办分离,就是减少行政干预,同时加强行业自身的管理与监管能力。减少干预就是减少政策性干扰,但也不是说让联赛成为“无法无天”的地带。这两年在中超和CBA已经出现一些为了竞技成绩而不惜成本的状况,这种过于粗犷、狂放的投入对运动项目以及联赛长久的发展与成长未必是有利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既不希望政策过度干预,又不希望联赛自身毫无约束地发展,那就需要帮助它加强自身监管的能力。 马成全:今年开始,中超联赛的具体组织和实施从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移到了中超公司,执行局代表足协对联赛进行监管,这让管办的权责更加清晰。中超公司接手之后,重大决定都会征求俱乐部和股东意见,同时,这样的架构也对俱乐部有严格的约束管理。不久前,一家中超俱乐部因为违规广告和联赛赞助商发生冲突,赞助商要求对俱乐部罚款,而俱乐部则要与赞助商对簿公堂。面对这个突发情况,中超公司董事会先进行了研究,提出召开董事会,除当事俱乐部之外的15家俱乐部进行了讨论,并形成一致意见,从维护中超形象、保护赞助商利益的大局出发,处罚当事俱乐部,并要求其他俱乐部不再出现类似情况。 造血功能咋理解 范佳元:当前,对于职业体育的作用,以及发挥职业体育的“造血”功能存在不同的声音和看法。在这个基础上,如何厘清职业体育与国家队、项目推广普及的关系? 马成全:还得下大力气加强后备力量和青少年的培养。送青少年球员到国外接受培训、引进外国高水平团队加强青训,都是办法。但也要看到,有些俱乐部做得还是不够,只抓一线队,在梯队的资金投入上存在不足。现在中超球队有3级赛事,分别是中超联赛、预备队联赛和精英梯队比赛。中甲球队只有中甲联赛和预备队赛事。中国足协准备明年在中甲推出精英梯队联赛,赛事层级和中超保持一致。如果俱乐部没有梯队,就要受处罚。如何提高国家队的整体实力?9月开始的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是一个机遇,也是中国男足今明两年的重要任务。中超公司将召集各家俱乐部,共同商议如何给予国家队支持,在人员抽调、联赛安排、伤病防治上,积极配合国家队的工作。 钟秉枢:目前我们的职业联赛是和业余联赛脱节的。比如,CBA往往在球员的选择上会与CUBA(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形成冲突。这种冲突是因为我们没有协调好职业和非职业的关系,足球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职业联赛和学生联赛有机衔接的问题,必须要提到未来的发展议事日程中。这就是所谓的选秀制度,比如什么年龄、什么阶段可以由业余体系进入到职业体系,而不是职业体系一味地向下延伸。 严晓明:我们理解的“造血”不仅仅是运动员培养,更包括联赛各方面专业人才的培养。CBA发展了20年,每年联赛收入的50%―70%都落到了联赛推广商的手上而非用于联赛。中职联要求获得联赛商务权是推进CBA联赛改革的一个重要标志,中职联公司可以通过采用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在人才招募、科学管理、商机把握、投资融资等诸多市场环境中,展现篮协在现行行政体制下无法比拟的优势。 颜强:职业联赛首先的使命是自身的成功,而不是为国家队承担青训或者人才培养的任务,这种所谓的“造血”功能是附加上的,职业联赛越发达的国家,其国家队未必能在同一时间受到正面的影响。英超联赛那么强,英格兰队却算不上世界顶级强队,这两者不是完全匹配的。职业联赛就应该是职业联赛。一个国家的职业联赛只是这个国家足球运动组成的一部分,不可能成为这个国家足球运动的根本。 《 人民日报 》( 2016年04月19日 15 版)

推荐阅读/观看:汉街网站建设 http://hjwzjs.cn



上一篇:亲历者忆:文革时结婚吃食堂红焖肉做婚宴也成罪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