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方声音:

  估计难执行

  “通江这边办酒确实太凶了,但是这个通知规定得太死了,我觉得很难执行。”市民袁明信今年60多岁,三年前在通江县城购房从老家搬来居住。袁明信表示,以前在乡下时,也没少受到酒宴邀请的困扰。但是通知中对老百姓办酒规定得太细了。“老百姓办个酒还要审批,太麻烦,办寿酒还要70岁才能办。”袁明信称,在当地,由于60岁为一个甲子,一直都有办60大寿的风俗,而现在按照规定需要70周岁才能办,估计光是这一点就很难执行。

  市民朱坤也称,泛滥的办酒宴确实需要得到控制,但对于这次出台的通知,可操作性不强。“办寿酒要70岁,而且隔10年才能办一次,说个不好听的话,有些身体不好的老人一次可能都办不成。”朱坤认为,办酒宴的泛滥还是得靠市民本身的自觉性,大家都不办了,自然就好了,仅靠政府的规范,难以根治。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周子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