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有人恶意堵塞出水口,好端端的树林怎么会被淹?”2004年,孟杨与长丰县庄墓镇镇政府签订造背水库的承包合同,主要负责承包造林。合同到期却发生了意外:林地原本畅通的泄水孔莫名被堵塞,7成杨树浸泡在水中。鉴于之前承包水库与下游村民发生不愉快,孟先生怀疑泄水口被堵是有人恶意为之。对此,庄墓镇分管农业的组织委员胡松表示:镇政府已经派人前往现场调查。

  投诉

  杨树林莫名遭水淹泡

  “树一直泡在水里,损失根本无法计算。更重要的是,这些杨树属于生态林,出事要追究责任的。”6月26日早晨,70岁的孟大爷愁容满面地走进合晚值班室,他家承包的17亩生态杨树莫名其妙地遭遇水淹。

  据孟大爷介绍,2004年,他家小儿子孟杨和堂兄弟共同承包了长丰县庄墓镇造背水库,承包期为十年,年承包费用为一万五千元。“孟杨主要投资造林,另一人投资养殖。”为了响应国家还林政策,孟杨将造背塘旁的17亩地规划造林。“主要树种是杨树,林种为用材林,属于生态林范围。”由于孟杨平时工作较忙,林地日常管理均由孟大爷照看。“之前请了看护者守林,每年要花掉两三万的人工费,这两年就没安排人看守了。”孟大爷告诉记者,他是长丰庄墓人,老家离林地只有几里路,“偶尔让亲戚过来看看。”

  一周前,孟大爷因单位体检回到长丰庄墓老家。驱车返肥时,他绕道前往林地看看。可眼前的情景让他傻了眼:半边林地被泡在水中,最深处约有2尺。“人根本不能进林地,水都漫在膝盖以上。”沿着林地外围检查,孟大爷发现之所以被淹是因为泄水的出口被泥土堵上了。“稻草裹着泥把整个出水口堵得严严实实。”

  探访

  七成杨树被水浸泡

  6月29日下午,记者跟随孟大爷来到林地,林地位于长丰县庄墓镇张圩村与徐岗村交界处。抵达时,不少村民聚集在林地附近围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林地的处办法。被堵的泄水出口位于林地东面,该面地理位置较低。整个出水口先后被稻草和泥土封堵,一些残留的稻草被扔弃在林地旁。围着林地绕一圈,记者发现70%的杨树被水浸泡。站在田埂上,孟大爷将手中的长把雨伞插入水中探底,水面超过雨伞二分之一。

  “进水口在西边,出水口在东边,西边位置高于东边,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被淹的情况。”孟大爷将记者带到入水口,记者发现入水口水位并未出现异常,也未出现倒灌的情况。“虽然沟渠绕着林地,可过去下暴雨也没出现浸泡的情况。”接连数天的大雨,让孟大爷忧心不已。“这树哪能天天泡在水里面呢,这肯定是要死的啊。”孟大爷曾想过将出水口挖开以便排光积水,可如此一来怎么追讨此次树林被淹的责任?

  在林地附近看守鱼塘的村民告诉记者,她曾亲眼看到有人挑土拌稻草堵出水口。“当时我也没多想,以为种田的村民在沟渠里洗器具呢。”对于何人填堵了出水口,鱼塘看守人并不确定。“这里种田人多,来往人也多,没仔细看。”

  承包方

  怀疑有人泄愤恶意为之

  好端端泄水出口怎么会被堵?孟大爷怀疑有人为泄私愤恶意为之。原来自从与人合伙承包了造背水库后,水库下游一些村民以造背水库是“当家塘”为由,多次对其承包经营进行干扰。

  孟大爷告诉记者,两者之间最初的矛盾源于下游村民欲从水库引水灌溉。“从电站取水需要收费,加上他们始终坚持认为造背水库属于当家塘。”为此,村委会多次组织协商,最后水库承包方让步并书面承诺放弃原先约定的水位线以保障村民灌溉用水。尽管如此,两方矛盾却没有得到化解。2014年年底,水库承包到期,孟杨及合伙人向长丰县庄墓镇镇政府提出了解约要求。在孟大爷提供的镇政府会议材料中,记者看到:会议研究同意造背水库合同已到期,不再签订协议。“受退耕还林政策限制,孟杨所承包的17亩杨树林继续执行合同。”由来已久的矛盾加上鱼塘看守人的话,让孟大爷坚信“泄水出口被堵是恶意报复”。

  说起承包这些年,孟大爷有一肚子委屈。“投资养殖,鱼苗被人偷捞。投资造林,出水口被堵树木被淹。前期投资的一百多万血本无归,现在全指望退耕还林的补助来维持。”承包合同到期后,孟大爷也曾想过将这2万株杨树一并处理,“要不砍伐要不转让。”遗憾的是这片杨树属于生态林,既不能随意砍伐又无人愿意接手。“麻烦不断,谁愿意来接手这烫手山芋。”

  镇政府

  已去现场取证以协助调查

  水淹生态林,这批杨树该如何处理?就此问题,记者联系咨询了长丰县林业局。该局退耕还林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退耕还林所种植的树木应该遵照国家政策,任何人不得乱砍伐私自处理。“孟先生承包的杨树林情况比较特殊,如果有人滥砍伐,林业派出所能及时处理。这两天雨水较多,林业方面很难鉴定被淹是否有人恶意为之。”

  造背水库的管理权属于长丰县庄墓镇镇政府,镇政府如何处理该问题?该镇分管农业的组织委员胡松表示:已经前往林地现场调查取证,一旦查实下游村民恶意堵出水口,将组织双方协商。“承包方的控告书已经收到了,镇政府方面也派人到现场去查看情况。这两天雨水多,我们会尽快协商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