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外交官谈驻平壤经历:曾遭朝官员砸桌质问

作者:湖北诺贝特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nbt158.com未知  发布时间:2016-05-24 12:25:56
英国外交官谈驻平壤经历:曾遭朝官员砸桌质问   参考消息网4月13日报道 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4月4日发表题为《驻朝使馆工作:不需要多少人手,没有多少电话,成果丰硕》的文章,作者为英国前驻朝鲜大使戴维?斯林,编译如下:   使馆不是规模大才有影响力。小团队和有限的资源也能取得丰硕成果。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曾在几个国家的小型使馆工作,这些国家是:蒙古国、阿尔巴尼亚、马其顿、克罗地亚和朝鲜。吸引我的是,一个小团队要处理一系列事务时所涉及的各种工作。   虽然我喜欢在所有这些使馆的工作,但平壤无疑是最受关注和最令人感兴趣的。英国驻朝使馆建于在本世纪初期,当时人们乐观地认为,朝鲜可能马上要对国际社会开放了。德国也在此时开设了使馆,而瑞典多年前就在朝鲜设立了使团。但对朝鲜开放的乐观情绪很快消退,而各国使馆的最终作用与其说是接触,不如说是传递确切的消息。   在我于2002年至2006年出任英国驻朝大使期间,我们的使馆很小(只有4名英国馆员),住宿条件完全谈不上奢侈(住处是原东德使馆院内一栋楼内的4间公寓改成的),工作环境也很艰苦。   使馆专注于反击朝鲜人试图对我们施加的控制。想见外交部的人?发一份外交照会。想请人来家里吃饭?请发一份照会。做任何事情都要以照会为基础。   这是一种经过反复检验的用来控制和限制我们与他人交往的办法,这个办法也有一定的必要性,因为那时朝鲜没有几家单位有电话,或者即使有电话驻朝使馆也没有电话号码。当然所有事务的处理都要通过我们的当地雇员,而他们首先效忠的必然不是我们。这套体制运转良好,旨在让人感到沮丧。它也确实取得了成功!   克服那种沮丧感是最大的职业挑战。只要坚持不懈并且不断创新,取得结果还是有可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朝鲜人打交道是有可能的,与朝鲜人建立良好关系是有可能的,把朝鲜社会和经济的情况拼凑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我参观过当时仍然深藏不露的当地市场。我看到有犯罪行为存在(我也是一个受害者:一天晚上我把车停在一家大型宾馆前面,结果就被撬了)。当地人告诉我贪污腐败的例子。我还经常与在一家平壤学校学习英语的朝鲜青年们进行交谈。这是低层次、战术性的交往,但也都有助于了解社会经济情况。在我常驻期间,我经常与波兰、捷克和罗马尼亚等其他欧盟国家驻朝使馆的照会进行对照,了解朝鲜社会经济情况的工作就变得更为容易了。   政治交往并不容易。会见总是正式的,而且经常气氛紧张。朝鲜人不喜欢听到我们有关人权或者核问题的信息。他们直接听到的是,认为他们的政策和立场有问题的并不仅仅是美国。一个沮丧的朝鲜官员用拳头砸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大声说:“和我谈话的是英国外交官还是美国外交官?”他们显然希望把欧盟用作对抗美国的楔子,但这种希望破灭了。   到朝鲜各地走访让我有机会与当地官员交谈。尽管这些旅行经过精心设计,但仍然有可能判断出平壤之外的生活是多么艰难。一家省级医院的院长悲伤地说,“5年来我们没有收到来自平壤的任何药品。”这些地方是我们获准看到的,而朝鲜的许多地方对外国人仍然是禁区。   与朝鲜交往仍然是人们争论激烈的话题。战略级别的交往总是容易受到政治进展的影响,而朝鲜近年来几乎没有采取行动来继续这种交往。   不过级别更低的交往,诸如通过一个积极采取行动的使馆,是值得去做的,而且相对来说花费非常少。即使是在朝鲜这样的地方,你也会看到一些东西,听到一些东西,并察觉到一些趋势和进展。随着朝鲜努力适应全球化的挑战,监控朝鲜基层动向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没有人知道朝鲜将如何变化发展。不过不管发生了什么,那些在当地的使馆将完全能够充当国际社会的耳目。东欧的冷战经验也表明,它们可能成为那些寻求变化的社会的焦点。这些角色只有在当地有实体的存在时才能充当。   一个小使馆承担一项大任务,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编译 王海?)

推荐阅读:湖北吧 http://www.hubeiba.com.cn


上一篇:安徽池州现国外疫区冻肉 公安机关两次未立案被监督
下一篇:56年毛泽东指示:说“没有知识分子也行”是愚话